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企业文化 > 正文

楼忠福转移地产浙江广夏深陷影视迷局

  1. 添加时间:2021-11-23
  2. 文章来源:未知
  3. 添加者:admin
  4. 阅读次数:

  因控股股东持有股权遭冻结拍卖,浙江广厦(600052. SH)再一次站在了风口浪尖上。

  5月30日,浙江广厦公告,由于公司控股股东广厦控股与东阳金投在担保物权纠纷一案中,前者对后者的相关债务未清偿完毕,广厦控股持有浙江广厦的2.18亿股无限售流通股将被拍卖。

  该部分股份约占广厦控股及其一致行动人所持公司股份的51.97%,占浙江广厦总股本25.83%。若拍卖得以完成,浙江广厦的第一大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将发生变更。

  浙江广厦对控股股东广厦控股及其关联方的担保一直为市场投资者所诟病。截止2020年,上市公司浙江广厦对外担保总额31.81亿元,全部是该公司为广厦控股及其关联方的担保。

  公告出来后,有投资者表示:“换个实控人也好,现在的楼家已经把上市公司当成提款机了,各种担保。换实控人以后就是逐步解除担保,注入资产的过程了。”

  受事件影响,浙江广厦5月31日开盘后一路下挫,截至当日收盘,浙江广厦报3.27元/股,跌2.10%,目前总市值27.61亿元。

  此前,因自身经营融资需要,广厦控股将其持有的 21,805 万股浙江广厦股票质押给中泰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泰证券”),后广厦控股所欠融资本金(约 34,222 万元)及相关利息未及时偿付,构成违约。

  2021年 4 月,中泰证券将其享有的上述债权转让给东阳市金投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阳金投”),相关债权对应的公司 21,805 万股股票的质押权一并转让。

  根据上述债权债务关系,经东阳金控申请,浙江省东阳市人民法院于 2021年 5 月 20 日做出(2021)浙 0783 执 2961 号执行裁定书,冻结被执行人广厦控股所持有公司流通股共 21,805 万股,冻结期限为三年。

  资料显示,金阳金投注册资本1亿元,成立于2017年4月,经营范围包括股权投资、投资管理由等,由东阳市财政局100%持有。

  5月30日的公告中,因广厦控股对金阳金投的相关债务未清偿完毕,东阳市人民法院在淘宝网司法拍卖平台发布拍卖公告,拍卖广厦控股持有的公司21,805万股无限售流通股。时间为2021年6月28日10时至2021年6月29日10时止。

  据了解,本次拟拍卖股份约占广厦控股及其一致行动人所持浙江广厦股份的51.97%,约占浙江广厦总股本25.83%。

  根据公告,由广厦控股、广厦建设、广厦投资,以及楼忠福、楼明、楼江跃、陆振华组成的一致行动人合计持有浙江广厦419,592,515股股份,占浙江广厦总股本的49.7%。

  若本次股权司法拍卖成功实施,广厦控股及其一致行动人持有的公司股份将累计减少至201,542,515股,剩余股份约占公司总股本的23.87%,将可能导致公司第一大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发生变更。

  广厦控股持有的浙江广厦股份被冻结、质押,并非一早一夕之事。目前,广厦控股及其一致行动人目前所持有的该公司375,050,000股股份被质押,质押率89.38%。

  也就是说,浙江广厦目前44.43%的股份(广厦控股及其一致行动人所持有部分)处于被质押状态。此外,广厦控股及其一致行动人所持有的398,001,190股浙江广厦股份被冻结,占其所持股比例的94.85%,占浙江广厦总股本的47.15%。

  不仅此次股权拍卖将导致浙江广厦实控人的变更备受关注,事实上,作为上市平台的浙江广厦,其长久以来对控股股东广厦控股的巨额担保也一直被市场投资者所诟病。浙江广厦也因此被喻为是广厦控股的“提款机”。

  年报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12月31日,浙江广厦公司对外担保对应的融资余额为31.81亿元,全部为该公司为广厦控股及其关联方所做担保。其中,逾期担保对应的融资余额为4.42亿元。

  据了解,除本次冻结事项涉诉情况外,广厦控股因债务纠纷涉及的重大诉讼、逾期及仲裁还包括深圳前海艾普瑞诉讼、北京英大资本管理有限公司诉讼、重庆润港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诉讼、池汝雄等诉讼、厦门国际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分行诉讼、恒丰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温州分行诉讼案件。

  其中,此前浙江广厦曾以持有的浙商银行7,825.56万股股权为广厦控股公司在厦门国际银行的贷款提供质押担保,但因贷款发放期间广厦控股公司名下有资产被查封、冻结情形出现,按照相关约定,广厦控股公司已构成违约。

  2021年3月31日,上海金融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广厦控股公司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归还厦门国际银行本金3.48亿元、利息1178.06万元,浙江广厦作为担保人对上述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2020年年报中,浙江广厦在公司可能面临风险一项提到,鉴于公司为广厦控股担保余额较高且部分担保出现涉诉、逾期等情况,若后续相关案件进展情况及广厦控股的经营情况、资产处置情况、相关承诺的履行情况不及预期,公司还将综合律师、会计师意见对存量担保计提预计负债,存在对公司相关报告期利润产生负面影响的风险。

  若要寻根溯源,广厦控股的困境实则指向了以广厦控股董事局荣誉主席楼忠福为主要的楼氏家族。作为广厦控股背后的实控人,楼氏近来可谓麻烦缠身。

  今年1月15日,楼忠福被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约4.1亿元。一同被列为被执行人的还包括楼忠福妻子王益芳、楼忠福之子楼明以及楼明妻子卢英英。

  据了解,就在当时的3个月前,楼忠福还被杭州市西湖区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2717.87万元,并在2020年12月首次被限制高消费。

  楼忠福曾以高调、犀利的言论在行业“闻名”。他曾说,“梦想不是等来的,是争取来的”“老总和老婆一样,都需要抢过来”。这种大胆、敢说、敢做的性格表现在对浙江广厦的经营上,便是业务的180度大拐弯。

  浙江广厦于1997年在A股上市,并在2001年正式从建筑行业踏入到地产业。但在2015年,对当时房地产市场不看好的浙江广厦掉头急转,开始剥离房地产,投身到影视行业。

  2014年开始浙江广厦将华侨饭店、蓝天白云会展中心资产与广厦控股持有的福添影视(现为“广厦传媒”)置换。此后的几年间,浙江广厦又将通和置业、浙江暄竺实业、东方文化园景观房产、广厦房地产开发集团等项目公司,转让给了控股股东广厦控股及其关联公司。

  2018年8月,浙江广厦向广厦控股转让所持天都实业100%的股权,广厦控股以现金进行支付,交易作价17.69亿元。这笔交易因涉及关联交易及是否存在利益输送问题,还一度引发上交所问询。

  这些年来,浙江广厦剥离的房地产基本进了广厦控股的口袋。据了解,在2019年完成天都实业股权交割后,浙江广厦已无在开发及储备房产项目,基本完成房地产项目的退出工作。

  然而,一个问题是,浙江广厦近年来虽在逐步退出地产行业,但其视之为主业的影视,业绩也异常疲软。2020年,该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86亿元,净亏损4683.37万元。当中,房地产业收入1105.15万元,影视业收入仅1.49亿元。

  自宣布剥离房地产、转型影视业以来,浙江广厦的房地产业务收入由2015年的22.23亿元下降至2020年的0.11亿元,而其影视业的营收仅由0.22亿元增长至1.49亿元。甚至在2019年仅实现0.4亿元,发展近五年,营收不足一亿。

  浙江广厦称,在现有条件下,继续落实教育+影视的双赛道协同发展战略,聚焦大文化领域,积极寻求市场机会推进在教育影视等领域的投资和资产优化整合工作。其2020年仅完成发行一部电视剧《爱之初》,这成为浙江广厦营收的主要贡献。

上一篇:2022年国家公务员考试准考证打印入口开通        下一篇:广夏奖在邕举办 荣和·公园大道等多个房产项目获此殊荣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