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企业文化 > 正文

从特蕾莎·梅到约翰逊西方精英政治的又一次衰落

  1. 添加时间:2022-01-13
  2. 文章来源:未知
  3. 添加者:admin
  4. 阅读次数:

  从伦敦市长到脱欧公投的推动者,再到英国外交大臣,约翰逊其实始终把眼光放在唐宁街10号的首相一席。7月24日,他终于如愿以偿。

  7月23日,约翰逊在英国保守党的投票中获得了66%的选票,远远超过他的对手亨特,这意味着他将接任特蕾莎梅的首相一职。

  毫不意外,对他的接任最兴奋的外国领导人是美国总统特朗普,他因为不少人称约翰逊是“英国版特朗普”而感到自豪,说“这是个好事”。的确,特朗普和约翰逊都具有鲜明的民粹主义政策色彩,他们痛恨非法移民,善于煽动底层民众,抵抗全球化的潮流。特朗普的 “美国优先”和约翰逊的“英格兰至上”,不得不说有异曲同工之效应。

  近些年来,西方国家的政权变更可能让不少信奉传统精英政治的人感到恐慌。从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到现在的特朗普,从典型的精英政客特蕾莎梅到约翰逊,与其说这是民主的威胁,不如说是西方精英政治的崩坏。

  实际上,翻开约翰逊的人生履历,从伊顿公学的国王奖学金,到牛津大学的知名人物,约翰逊有着一个精英政治家需要的所有教育和经历,他在某种程度上具备精英政治家的素质。但是最终让他成为伦敦市长的,是认为他“十分搞笑好玩”的选民,他实现政治野心的很大原因,则是他在脱欧运动的极端立场、出格的言论以及对梅的批评。

  梅在辞职前的演讲中,曾引用人道主义人士温顿爵士的话“永远不要忘记,妥协不是一个肮脏的字眼。生活取决于妥协。

  这显然也是梅作为一个政治家的信条,只不过,在今天的政治背景和脱欧的狂澜之下,梅的妥协终究带来的是她的失败。但是,这应当是她作为一个精英政客,对英国人最后的劝说。

  约翰逊面临的是比梅更大的挑战,作为执政者,他要做的不应该是继续撕裂英国。他不仅要平衡各方势力,而且要对英国经济的发展改革作出自己的建树。在外交上,他既要应对欧盟,又要在依赖美国的同时维护英国的利益,这一切对于任何政治家都不容易,何况是一个擅长贩卖恐惧的民粹代表?即便他拥有和精英政客一般的能力和特朗普一般的宣传技巧,也未必成功。

  其实,今天约翰逊面临的困局不止从脱欧开始,英国迎来这样一位“非典型”领导人,也是民间多年积怨的结果。

  从上世纪八十年代撒切尔夫人时期,英国经济政策彻底转向新自由主义开始,工业空心化和中产阶级的财富流失就埋下了伏线。而后来的几次金融危机不仅伤害经济,留下大规模结构性财政赤字,右翼政府削减公共支出,让公民服务遭到破坏,民众因此认为精英政客们无能且狡黠。约翰逊最终是以这样出位的形象从政客中脱颖而出,就说明了民众对精英的厌弃。

  作为政坛“老油条”的约翰逊,也可能在复杂的国际形势之中找出英国更为独立的出路,但是这终究是后话。今天人们看到的,是精英政治的又一次变质和衰落,也是过去几十年来英国结构性矛盾积蓄的结果。

上一篇:江苏铭朗:科技创新企业插上飞翔的翅膀        下一篇:拒绝进行第2次公投 特蕾莎·梅为脱欧协议奋战

最近更新